• 首页|
  • 重庆|
  • 时政|
  • 区县|
  • 时事|
  • 理论评论|
  • 专题|
  • 重庆日报网 > 正文
    待我凯旋时,请把鲜花和掌声换成最美的假发,我要漂漂亮亮地回家
    来源:美好九龙坡
    时间:2020-02-17 11:12:09 | 记者: | 编辑:王君

      “因为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我们来到了武汉;为了打赢这场战争,我们剃光了头发。我菇凉在剃头时说:没有假发就不回重庆。想在此呼吁:待到我们凯旋时,可否把鲜花和掌声换成一个个漂亮的假发迎接我们,让我菇凉漂漂亮亮回家?”2月13日,九龙坡区援鄂医疗队到达武汉的第三天,队员邓德莉在当天清晨发了这条朋友圈,照片上,她和三名护士都剃光了头发,四人笑着合影展示新发型。2月15日,武汉降下大雪,区援鄂医疗队全部进入到武汉大学附属人民医院东院区3号楼15 、16楼,她们带着新发型奔赴“战场”,穿上防护服,戴上护目镜和口罩,她们忙碌的身影在病房里穿梭,她们说,援助武汉风雪无惧,坚守无悔!。

      唐春梅正在配药。 受访者供图

      “爸爸,我听你的话,向白求恩学习!”

      今年48岁的唐春梅是九龙坡区人民医院呼吸科护士长,她告诉记者,2008年作为援助汶川医疗队预备队员,最终没能去汶川支援,这次知道要去武汉援助,第一时间就报了名,行李也早准备好了放在车上,接到出发通知的时候她很激动,因为她答应过父亲,要好好工作,向白求恩学习。一提起父亲,电话那头的唐春梅抽泣了。

      唐春梅坦言,自己受父亲影响很深。她的父亲曾经是一名船长,也是所在单位的工会主席,他不善言辞,但从小对她的教育很严格,学习要有头悬梁锥刺股的精神是父亲常对唐春梅说的话。小时候唐春梅有很多梦想,但没想过要当一名护士,以至于当年老师给她填报护理专业时,她还不高兴了好一阵子,但去护理学校学习后,她发现自己越学越喜欢,自从当了一名护士,父亲对她的教导就变成了:要好好工作,向白求恩学习。

      2019年12月,唐春梅的父亲因病去世,按照唐春梅老家的习俗,今年大年初一要去给父亲上坟。大年三十晚上,下班回家的唐春梅坐在电视机前看春晚,看到电视画面里关于武汉防疫的节目时,唐春梅泪如雨下,她跟坐在旁边的老公说,她要去武汉支援。听完唐春梅的话,平日里话不多的老公说,这是人之常情,你去尽一份力是应该的,你放心去前线,家里我来照顾。大年初一一早,唐春梅就去工作了,临走时告诉老公:“给爸爸上坟的时候,记得给他说,我听他的话,好好工作,向白求恩学习。”

      2月11日,唐春梅跟10位同事一起出发前往武汉,唐春梅告诉记者,直到进病区的前一刻,她心里其实都挺害怕的,但2月15日一进病区,害怕的心理就完全消失了,忙碌的工作让她没时间想那么多。当天,唐春梅没有进病房,她被安排负责总务和配药的工作,一整天在医生办公室和配药室来回跑,尽管窗外下着大雪,但是唐春梅却总觉得热,频繁使用注射器配药,大拇指都磨出了泡。“没想象中那么难,不管是与新同事还是病人相处,都非常融洽,工作充满了动力,身体累但精神是满足的,我想我爸爸要是看到我这样,应该会很开心。”唐春梅说。

      剪头发前的叶程。 受访者供图

      “在武汉,我过了25年来最有意义的一个生日”

      2月13日,援鄂医疗队接受防护知识培训,当培训结束的时候,培训老师说:“大家都戴着口罩,我认不出你们谁是谁,但是一听到各位的名字,我就知道你们来自哪里,是第几批援鄂的医疗队。”这句话,让区援鄂医疗队队员叶程至今难忘。叶程是此次九龙坡援鄂医疗队队员中年龄最小的一个,当天是叶程25岁的生日,在这非常时期,她并没有想过要过生日。培训结束后,大家没有向昨天那样,各自散去,而是留在了原地,突然领队拿出一张生日贺卡送给她,写满了大家对她的祝福,这让叶程非常惊讶,紧接着全场一起唱起了生日快乐歌。“太意外了,虽然没有蛋糕和蜡烛,但能跟这么多‘战友’一起过生日,很感动,这是我25年来最有意义的一个生日。”叶程笑着说。

      2月15日,叶程第一次穿着防护服进了病房,原以为工作氛围会很压抑,病人情绪会很沮丧,但叶程眼前却是医护人员工作紧紧有条,病人们情绪平静的场景,她松了一口气。病人们对医护人员的感激让叶程感到很温暖。“妹妹,你把液体挂在那儿就行了,输完了我自己换,不麻烦你们,我知道你们是从重庆来的,辛苦你们了!”叶程说,每个病人都会给医护人员说声辛苦了,每次听到这句话心里就有股暖流,想哭,如果我们的辛苦能换来他们的健康,值得!

      护目镜戴久了视线变得不是很好,叶程说,搬氧气瓶的时候很紧张,怕磕着氧气瓶但视线又不太好,还好她从护目镜边缘找到了清晰的地方,眼神一直朝下,就可以看清外面。当天她只穿着防护服在病房里忙了2个小时就到配药室配药了,但脱下防护服时,防护服内唯一的一件衣服——洗手衣都湿透了,尽管全身只穿了洗手衣和防护服,但一点都不冷,反而感觉热。“中午去食堂吃饭的时候,看到了雪,太激动了,我想这肯定是个好兆头。”

      从病房出来的李雪,正在涂抹消毒液。 受访者供图

      “等头发长长了,我想烫大波浪”

      “我最帅,不接受反驳!”李雪剃了光头,在朋友圈发了这样一段文字。“我真的觉得自己很帅,没想到剃了光头我变帅气了。”李雪告诉记者,当初剃光头的时候,还是有犹豫,之前他们已经剃了后面的头发,但在穿脱防护服培训的时候,她发现防护服的帽子容易勾着头发,所以提议要不要把头发剃了,尽管自己也很舍不得。“不如来抓阄吧!”一个同事提议。“好啊,抓到有√的就剃。”李雪和一个同事制作抓阄的小纸条,另一个同事负责抓。“5、4、3、2、1,闭眼,抓……”“姑娘们,缘分啊,准备工具,剃头发!”就这样,李雪和另两位同事首先剃了头发。

      “剃头发的时候,我跟老公视频直播,老公有些心疼,说我头发长,剃光头会扯着疼。3岁的儿子看到我的光头造型,问是不是以后要叫妈妈叫叔叔了。”李雪说,其实去年9月她就剪过一次头发,那一次是想把发质不那么好的头发剪掉,然后等着头发长长了之后烫大波浪,这是她一直想要的发型。

      “剃了头发之后,我不敢跟我妈妈视频,她身体不好,我怕她看到会难过。”说到母亲,李雪哭了起来,她说,她到武汉全家是支持的,但是父母都很担心她,特别是妈妈,可能看到她的光头造型,嘴上不会说什么,但私底下会伤心。“得知我到武汉,80岁的外公打电话问我,是医院派我去的还是自己想去的?我说我自己申请的,外公回答:那还差不多。”李雪转哭为笑说,外公年轻的时候曾是一个村干部,他想看看我有没有思想觉悟,哈哈。

      为什么想申请到武汉支援?当记者问到这个问题的时候,李雪很洒脱地说,没有为什么,我就觉得我想去,我能胜任。她说,2月15日她也主动申请进病房,照顾病人就是她的工作,支援武汉跟平时工作一样,没有区别。唯一让她觉得有些遗憾的是,当时出发的时候,走得太着急,没来得及跟自己所在单位九龙坡区人民医院西院区呼吸消化科的同事们合个影,回去最想做的事,就是看看她的同事们,说到这儿,李雪声音有些发抖,她带着哭腔说,自己来武汉后,同事们都很照顾自己的家人,也很关心她,所以希望回去的时候,同事们能站在医院门口,抱着鲜花接她,再一起合个影,“一家人”团团圆圆。

      剃完头发的林磊。 受访者供图

      “透过你满是水的护目镜,我能看到你有一双明亮的眼睛”

      2月15日,男护士林磊也穿上“战袍”到病房工作了,他也像“前辈”一样,在防护服上写着“武汉加油”四个字。“这位病人今天就交给你负责了,加油!”护士长领着林磊到16号病房50床前,给他介绍病人的情况。

      “大伯,你好,我叫林磊,是新来的护士,以后是我负责您的护理工作,有需要您就叫我。”林磊给病人作了自我介绍,并询问病床上的大伯“感觉呼吸困难吗?还胸闷吗?憋气吗?”

      大伯回答说:“已经好了很多了,谢谢你们!你也是来支援武汉的吗?真的太感谢你们了,你们远离家乡跑来武汉救治我们。”“这是我们应该做的,你要加油,我们也要加油,大家一起加油,战胜病魔!”

      林磊在与大伯交流后得知,大伯的儿子远在加拿大,因为时差的关系,联系不那么频繁,林磊安慰大伯说:“以后咱们就是一家人,您有什么事情就尽管吩咐,我们一定会帮您。”

      这位病人去年患了脑梗,左侧肢体肌力还没有恢复,所以生活上都需要照顾。在与林磊交流时,大伯在床上大便了,他特别不好意思。林磊连忙打来温水,给他擦浴,清理粪便,更换尿不湿。“大伯,这样是不是舒服多了?”“透过你满是水雾的护目镜,我看到你有一双清秀明亮的眼睛,虽然我不知道你长啥模样,但我能判断你和这些护士都还是孩子,请一定要好好保护自己,你们的家人等着你们平安回去。”大伯动情地说。此时,林磊的眼泪也在眼里打转,下班后,林磊的心久久不能平静,他在日记本上写道:今天武汉下雪了,再大的风雨,再大的困难,这座城,有爱,有温暖,胜利终会到来。同风雨,共抗疫,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记者手记:护士们在谈到工作的时候,都非常的爽朗,没有抱怨,你们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这是我们应该的。在工作面前,你们是坚强的,但在工作之外,你们是柔软的,病人的一句暖心话会让你们流泪,家人的一个眼神会让你们难过,同事的一句问候会让你们感动……为了工作,你们可以剃掉头发,可以闷在防护服内几个小时,护目镜把鼻梁都压伤了,但你们说,为了病人,这些都不是事儿。但是,我们看到连续工作好几个小时后摘下面罩后你们脸上的勒痕,我们心疼,看到你们日夜奋战,我们心疼……向你们致敬,最美丽的白衣天使,请好好保护自己,请你们一定要平安,盼归!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重庆日报的作品,版权均属重庆日报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重庆日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除来源署名为重庆日报稿件外,其他所转载内容之原创性、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
    网站首页 | 重报集团 | 日报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投稿信箱
    Copyright © 2000-2017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重庆日报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 邮编:401120 广告招商:023-63907707 传真:023-63907104 举报电话:023-63823333 1237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0120180001 渝ICP备1701592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