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日报
更多的资讯等着你...
立即下载
重庆日报

随时随地读党报

立即下载

脱贫攻坚进行时|崖上苗寨

重庆日报全媒体陈维灯 实习生 周传勇2019-10-23 11:26

  重庆日报全媒体讯(首席记者 陈维灯 实习生 周传勇)时节已临近霜降,秋雨连绵,天气日益寒冷。

  彭水苗族土家族自治县龙溪镇漆树村干溪沟苗寨里,52岁的马代金却身穿单衣,在雨中忙碌着,“落雨,闲着也是闲着,不如把砂石赶紧挑回去,等雨歇了就把坝子倒上水泥。”

  屋檐下,老伴张远琴招呼着,“雨淅淅的,你莫要生病了。”

  “落雨怕啥子,以前背砖块爬崖壁都不怕,现在路通了更不能偷懒。”马代金说的崖壁,呈半圆形环绕着寨子,深逾400米,犹如一道天堑,阻隔着苗寨与崖下的世界。

  崖下,渝湘高速上车辆川流不息,渝怀铁路上列车轰鸣。

  可对于干溪沟苗寨的村民来说,崖下的世界曾经是如此的遥远:从羊肠小道上爬下崖壁,再走到干溪沟火车站,单程需要近3个小时。

微信截图_20191023113346.png

  ▲通讯员 杨元忠 摄

  “一个人背,即使一天不休息,也需要4年半才能背完”

  雨越下越大,马代金不得不停下手里的活路,坐在灰砖砌成的房子里休息。

  房子,建成于4年前,不仅掏光了马代金所有的积蓄,还让他欠了一屁股债。

  “不起屋不得行了,老屋都垮完了。”即使木结构的老房子四面漏风、屋顶漏天光,马代金想了又想,在实在迫不得已的时候才下决心建新房,“一个是穷,另一个是要运砖块进寨子实在是太困难了。”

  运砖进寨子究竟有多困难?马代金给重庆日报记者做了一道算术题:

  马代金建房,大约用了一万丕空心砖。这些空心砖,只能通过货车运送到崖下的干溪沟火车站附近,然后需要人力背上寨子。每人每次只能背两丕砖,一天背3次,“一个人背,即使一天不休息,也需要4年半才能背完。”

  “寨子的传统,哪家有事,大家就互相帮工,也不收工钱。”虽然其他村民给予了大量的帮助,马代金的新房也花了8万多元,用了两年半的时间才建成。

  那么,如果不是互相帮工,而是需要请工背砖,运送1万丕砖,人工成本需要多少呢?

  马代金算了一笔账:每人每天的工钱是120元,每人每天背6丕砖,相当于每丕砖的运输成本为20元,1万丕砖的运输费就是20万元。

  其实,崖壁攀爬,不仅费时费力,而且极其危险。

  “寨子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不能独自上下崖壁。”马代金告诉重庆日报记者,上下崖壁,至少需要两人一组,而且必须用粗绳从腰部将同行的人相连,“万一有一人滑落,还可以靠绳子相救。”

  依靠着这种时代相传的方法,虽然上下崖壁艰险万分,但也从未出过安全事故。

  只是,高耸的崖壁依然像个囚笼,给村民的生产生活带来极大的不便。

  张远琴与许多村民,从未去过彭水县城;许多人也因此搬离了寨子,原本近40户人家的寨子,如今只剩下14户、60余人。

微信截图_20191023113354.png

  ▲通讯员 杨元忠 摄

  “莫说五分地,五亩地也要得,路修通了是大事”

  “做梦都想修条路出去,我还想修了路去县城看看呢?”屋檐下,张远琴望着崖下的深谷出神。

  可修路需要资金,钱从哪来?

  寨子里的14户人家,每家都不宽裕,修路几乎成了一种奢望。

  转机,源于漆树村驻村脱贫工作队进驻。

  “驻村后,我们多次到干溪沟苗寨走访,了解到了村民对通公路的强烈渴求。”漆树村驻村扶贫“第一书记”周林介绍,通过请专业人员多次进行实地勘察测量,村里确定了在崖壁开凿公路,并与崖下干溪沟火车站附近公路相连通的修路方案。

  方案有了,可资金呢?

  “两江新区大竹林街道对口帮扶我们,我们就把干溪沟苗寨的情况与他们进行了沟通。”周林介绍,今年6月,经过实地查看走访后,大竹林街道决定拨款600万元用于干溪沟苗寨修路。

  修路的消息,让全寨村民欢欣鼓舞,却让驻村工作队有些犯难,“600万元刚刚够修路,可修路还要占用村民的土地,补偿款从何而来?”

  于是,驻村工作队决定召开村民大会,与大家商量占地补偿款事宜。

  “就是想做下大家的思想工作,不收或尽量少收补偿款。”让周林没有想到的是,修路要占用10几家人总计10几亩林地和土地,却没有一人提出要收补偿费。

  “占了我们屋里五分地,莫说五分地,五亩地也要得,路修通了是大事,是千秋万代的大事。”不仅不要补偿款,马代金还和许多村民一起,到工地上帮工。

  然而,崖壁修路却并不容易。

  “都是石头,只能先爆破,再用机械或人力清理,还要随时防患落石和垮崖。”周林介绍,施工过程中还要尽量减少对植被的破坏,还要防止开挖的土石掉落崖下堵塞干溪沟河道。

  尽管修路过程艰难,但在村民的大力支持下,两个月多月后,干溪沟苗寨通往干溪沟火车站的3.89公里机耕道顺利打通。

  随后,村里又着手对这条机耕道进行硬化。周林介绍,“8、9月份多雨水,硬化施工也断断续续,到9月30日硬化完成了2.16公里,剩下的1.73公里今年内完成。”

  “我也准备去买个小货车,自己方便、还能拉货”

  虽然这3.89的出寨公路尚未全部完成硬化,但带来的改变却显而易见。

  马代金的邻居马代顺新建了一栋砖房,还贴上了漂亮的瓷砖。

  “都是起新屋,都用1万丕砖,这差别就大了。”马代金说的差别,不是两栋房子外观或布局的差别,而是建房的速度差别,“一个多月就建成了啊,我的建了两年多。”

  不过,马代金也并不是没有收获,借着马代顺建房运砖的机会,他自己也用六百多丕砖新盖了个厨房,“一丕砖运费才五角钱,盖个厨房运费才三百多块钱。就算我现在新起个屋,运费也才5000多块钱。”

  说起路修通带来的好处,马代金笑得合不拢嘴。

  当然,路修通了,马代金还有着新的打算,“路才打通,都没倒水泥的时候,马丹元就买了个小车开回来了。我也准备去买个小货车,自己方便、还能拉货。”

  听老伴说要买车,张远琴也格外高兴,“对头,买个车,我还能到县城去瞧稀奇。”

  张远琴想到彭水县城“瞧稀奇”,有人却选择回到干溪沟苗寨。

  “以前不方便,搬出去了。现在路通了,产业也好发展,我准备把椿芽基地扩展到寨子里。”彭水县百业兴森林食品开发有限公司总经理马小平是土生土长的干溪沟苗寨人,此前已在漆树村除干溪沟苗寨以外的区域发展了椿芽基地,也带动了部分村民脱贫致富。

  “椿芽采摘的时候,有百多号人在基地里做活路,一天120块钱。”马代金常年在椿芽基地务工,每个月有2000多元的收入,“在寨子里种椿芽当然好哦,我做活路也近得多了。”

  秋雨绵绵,干溪沟苗寨的村民却透过迷蒙的雨雾,看到了未来的美好生活。

  “干溪沟苗寨公路的修通,使干溪沟火车站到龙溪镇场镇有了一条便捷的通道。”周林介绍,在干溪沟公路全部硬化完成,并加装护栏后,彭水将开通干溪沟火车站到龙溪镇场镇的农村客运公交,将有力助推沿线各村的脱贫攻坚工作。

编辑陈韫宇

声明:
  根据著作权法相关规定,转载或引用重庆日报及重庆日报客户端原创稿件请标明完整来源:重庆日报或重庆日报客户端。
  本客户端转载之文图及音像稿件,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作者与重庆日报联系。

热门评论

还没评论 快来说两句

下载重庆日报看更多评论
相关新闻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