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首页|
  • 重庆|
  • 时政|
  • 区县|
  • 时事|
  • 理论评论|
  • 专题|
  • 重庆日报网 > 正文
    漆鲁鱼:万里寻党
    来源:重庆日报全媒体
    时间:2019-12-17 14:02:47 | 记者: 匡丽娜 | 编辑:陈韫宇

      重庆日报全媒体讯(记者 匡丽娜)1927年初,北伐军占领南京,英帝国主义借口保护侨民,炮击南京,制造了骇人听闻的流血事件。中共重庆地方执行委员会决定于3月31日在重庆打枪坝举行“重庆各界反对英帝国主义炮击南京市民大会”,漆南薰被推选为大会主席团总主席。当天上午11时许,各界群众两万余人进入会场。国民党反动派封锁会场进行镇压,打死137人,打伤千余人。漆南薰不幸中弹受伤,在群众的掩护下从城垛跳下,被埋伏的暴徒捉住,拖至两路口,被他们残忍地剖腹、敲牙、腰斩数段。这就是震惊中外的重庆“三·三一”惨案。

      “此时,漆南薰的侄子漆鲁鱼正在日本东京医学专科学校留学,从报纸上得知惨案真相和四叔的遇难细节后,漆鲁鱼学医救国的梦想被击碎了。”12月16日,中共江津区委党史研究室编研科科长钟治德,向重庆日报记者讲述了漆鲁鱼万里寻党的故事。

    image.png

      ▲漆鲁鱼  (市委党史研究室供图)

      他决定步行回到上海,等待党组织重新安排工作,数月的风餐露宿,回到上海已和乞丐差不多了

      漆鲁鱼,重庆江津人。在日本,他参加了中国共产党在东京的外围组织“中国留学生社会科学研究会”和“青年艺术家联盟”,深受当时在日本的郭沫若、夏衍等人的影响。

      1928年7月,学业期满的漆鲁鱼从日本归国,他谢绝成都、重庆等城市大医院的聘请,回到老家江津李市坝开办了一家私人小诊所,以此掩护革命活动。1929年10 月,漆鲁鱼成为中共正式党员,担任中共江津李市支部宣传干事。

      1930年1月,江津党组织遭到破坏,漆鲁鱼被组织安排到上海开展党的秘密工作,公开身份依然是医生。这年8月的一天夜晚,漆鲁鱼在张贴标语时,被跟踪的暗探抓捕,遭到严刑拷打,但漆鲁鱼始终没有暴露共产党员的身份,最终以“聚众写宣传标语的共党嫌疑”被判刑一年。

      1931年8月,漆鲁鱼刑满出狱,经严格审查后,上海党组织安排他到鄂豫皖根据地工作,当他抵达后才知道部队已经转移了。上海党组织提供给他的仅是单面路费,漆鲁鱼决定步行回上海,等待党组织重新安排工作。一路上,漆鲁鱼不得不乞讨。这是漆鲁鱼的第一次“乞丐生涯”。1932年初,漆鲁鱼终于回到上海,数月的风餐露宿,已经和乞丐差不多了。

      上海笼罩在白色恐怖之中,我党的活动处于沉寂的地下状态,他找了几处过去的联络点都无果

      钟治德介绍,党组织上对漆鲁鱼再度进行了严格审查后,决定派他到广东汕头筹建党中央和江西中央苏区的秘密联络站“中法药房汕头分行”。在汕头,他默默为党工作了两年多。1934年4月,他接受党组织的安排回到瑞金,受到李维汉和陈云等领导同志的接见,后出任中央苏区卫生部保健局局长。

      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后,红军被迫进行战略大转移。因陈毅等同志负伤严重,漆鲁鱼便留下来担任江西军区卫生部部长,护理陈毅等负伤同志。1935年卫生部随红二十四师转战,在江西寻邬遭数倍之敌重围,漆鲁鱼率领医务人员参加突围战斗,弹药耗尽,不幸被俘。被俘后,他机智冒充被我军击毙的国民党军医李晓初,说自己是被迫留在红军中,敌人查验后确有李晓初其人,便将漆鲁鱼释放了。

      “漆鲁鱼获释后,身无分文,但他下定决心一定要找到党。”钟治德称,漆鲁鱼从瑞金启程,经会昌、寻乌、定南、兴宁,再南下,辗转跋涉来到汕头,却得知联络站早已撤销。于是,他决定找机会到上海寻找党组织。 

      他在汕头一直等到1935年8月底,裹着从江西穿出来的老棉衣,身上长满虱子,万幸有家难民救济机构把他收容了,总算一天能喝上三顿稀粥。因为漆鲁鱼会说上海话,汕头方面便把他当成上海难民,安排在一只货船的底舱里,过了很多天,终于到了上海。此时,上海笼罩在白色恐怖之中,我党的活动处于沉寂的地下状态,他找了几处过去的联络点都无果。身无分文,举目无亲,漆鲁鱼又一次沦为乞丐。

      学习漆鲁鱼同志心中有党、一心向党的精神

      1935年11月初,他病卧街头、奄奄一息之时,一位行色匆匆的路人停留下来,对他审视良久后招来一辆黄包车,把他送进医院抢救。

      “这位救了漆鲁鱼的人,是漆鲁鱼在闸北工作时的同志何鸣九。”钟治德称,何鸣九告诉漆鲁鱼,他也和党组织失去了联系,但漆鲁鱼的堂兄漆相衡来上海做教授了。漆鲁鱼知道堂兄也是中共党员,但当他找到了漆相衡时,漆相衡却在残酷的斗争现实面前脱了党,只安心做教授了。漆相衡“忠告”漆鲁鱼,希望他公开登报脱离中共,凭借他留学的背景和精湛的医术,就能留在上海教书。

      堂兄的一席话让漆鲁鱼十分失望,不辞而别,从上海辗转回到重庆江津老家,渴盼在家乡找到党组织。谁知自从他1930年离开家乡后,江津的党组织一再遭到破坏,漆鲁鱼根本联系不上党组织。

      1936年初春,漆鲁鱼到重庆寻找党组织。他始终抱着一个信念:不能坐等党组织来找自己,只有自己行动起来,才能回到党的怀抱。

      漆鲁鱼发现重庆本地的《新蜀报》是中立的,《商务日报》是进步的。于是他便投“文”问路。不久,漆鲁鱼成为《商务日报》评论专栏作者,《新蜀报》特聘他担任国际新闻评论编辑,漆鲁鱼的知名度越来越高,被重庆救国联合会推选为总务干事。 

      漆鲁鱼在重庆的积极主动工作引起了中共中央的注意。1936年10月,中央特派员张曙时到重庆与漆鲁鱼取得联系,恢复了他的党籍,建立了中共重庆干部小组,漆鲁鱼任组长。重庆干部小组是重庆自1935年党组织被破坏后建立的第一个党组织。这年冬天,党中央从延安派邹风平、廖志高和《新华日报》成都办事处负责人罗世文,成立了中共四川省工作委员会(简称省工委)。经省工委批准,重庆干部小组改为中共重庆市工委,任命漆鲁鱼为中共重庆市工委书记。

      新中国成立后,漆鲁鱼先后担任西南出版局副局长、西南文教委员会秘书长、国家卫生部部长助理、成都市副市长、成都市政协副主席等职。

      “漆鲁鱼不畏艰辛、万里寻党的故事令人感动。”钟治德说,今天,我们要学习漆鲁鱼同志心中有党、一心向党的精神,牢记自己的第一身份是共产党员,第一职责是为党工作,做到忠诚于组织,任何时候都与党同心同德,为党的事业不懈奋斗。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源重庆日报的作品,版权均属重庆日报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重庆日报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除来源署名为重庆日报稿件外,其他所转载内容之原创性、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
    网站首页 | 重报集团 | 日报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投稿信箱
    Copyright © 2000-2017 CQNEWS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重庆日报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地址:重庆市渝北区同茂大道416号 邮编:401120 广告招商:023-63907707 传真:023-63907104 举报电话:023-63823333 12377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0120180001 渝ICP备17015920号